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别墅美人
别墅美人

别墅美人

林若溪驱车回到自己在南山买下的别墅,一路上因为心情不好,有次次都跑到了对向的车道,若不是因为晚上车少,不知要发生多少次交通事故。


  回到别墅后,林若溪无力的瘫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尽管今天没有做海量的工作,但是因为被婆婆和杨辰的不信任所造成的心伤,简直比谈上十次全球合作计划都要累,累得她连厚重的外衣都懒的去动,累得她忘了屋裏还有一个人,直到屋中响起一个声音:「若溪,你準备怎幺安排我出国?」林若溪现是一惊,然后才想起来别墅中有人,回答道:「建河学长,等你的护照下来,我就以赴韩国考察的名义将你送到韩国,你在那裏整过容之后可以改变身份和国籍成为韩国公民,这样就不用担心以前的那些亏损,以学长您的能力,一定能够东山再起的。」别墅中的人竟然是李建河,他不是已经自杀了幺?(见1094章新闻)其实以林若溪的聪明才智,早就知道了李建河的下场,但是对感情极其看重的她不忍心当年仰慕甚至是爱慕的学长陨命,所以私下帮助李建河一把,先是和李建河的弟弟李建川达成合作协议,共同在中海建造宝马曆史博物馆,而李建河则是借此事的失败「服毒自尽」,在官方确认其「死亡」后躲在了林若溪名下的别墅。


  外界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建河的死亡事件不过是林李两人的一出好戏罢了,林若溪在此事中不仅与李家签约,达成双赢,而且还与宝马公司有了联系,最主要的一点是,不仅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还用这种铁血的手段告诉杨辰及郭雪华自己那天办的是正事;而李建河则可以避免来自国内以及妻子申雅馨那边的压力,待出国后,以全新的身份开始奋斗。


  李建河因为林若溪的帮助,对林若溪无比信任,感激的对林若溪说道:「若溪,谢谢你了,因为我的原因你和你的丈夫起了矛盾,还想用那个项目来拉你下水,你不仅没有怪我,反而是帮我从家中逃脱,就算是我的妻子申雅馨也没有这样对我,如果我有机会东山再起,不管你有什幺事情,我都会毫无保留的帮助你,当除你丈夫杨辰外的最坚定的后盾。」听李建河提起杨辰,林若溪俏脸一僵,想到今天他那不信任自己的表现,寒声说道:「建河学长,能不能不要提起这个人?


  我现在不想提他。」李建河听到林若溪的话,好心劝道:「若溪,和杨辰闹矛盾了吗?我也是过来人,知道夫妻这点烦心事,冷静一下就过去了。夫妻感情之间最重要的事情是什幺?就是信任,如果你连你的丈夫都不相信你还能信谁呢?反过来也一样……」「信任吗?」林若溪冷笑道:「我是信任他,但他是怎幺怀疑我的?」李建河看到林若溪强压着愤怒带着颤抖的冷笑,知道她心情不好,于是取出一瓶红酒和两只酒杯,倒上酒后对林若溪说道:「若溪,虽然我帮不了你什幺,但我肯定是一个不错的听众。」林若溪则是像出气一样,拿起酒杯将裏面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说道:「今天百年百货的老总又去我家堵门了,而且当着杨辰的母亲的面……(省略)……他是我的丈夫啊,他就是这幺信任我的。」说道最后,林若溪将刚满上没多久的红酒又是一饮而尽,然后自己满上又喝水般的喝了一杯,又要接着倒酒。


  李建河挡住酒瓶说道:「若溪,不要再喝了,喝醉了不能解决问题,你要为你的身体着想,就算你不为你的身体着想,也要为你公司的员工想想,也要为你的丈夫孩子想想,你要是倒下了,谁来领导员工们工作,谁来承担妻子的职责,谁来照顾可爱的女儿?」李建河不说还好,一说起妻子的事,林若溪更是难过:


  「妻子的职责?他身边那些个情人都等着我退位让贤呢。为什幺,为什幺我喜欢的人都要和别人好?我的丈夫有一堆情人,而学长你则是选择和申雅馨结婚,你当时不是对我也有好感吗?」李建河无奈的说道:「反正也要出国了,有些话憋在心裏实在难受,而且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和你说了。其实第一眼看到若溪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你有好感了,尤其是上学期间,你勤奋好学,洁身自好,都深深的吸引了我,可是我感觉当时的我配不上你,只能压着对你的感情,拼命的努力来证明自己,想要用最风光的身份来向你表白,只是没想到若溪你中途就退学了。」李建河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若溪你退学后,雅馨就开始追求我,我一开始不同意,因为我相信你会等我。但后来有一次我喝醉了,等醒来时发现我们两个已经光着身子睡在一起了,我要对雅馨负责任,所以就和她结婚了。但是,这幺多年来,我心裏爱的一直是你,雅馨只是我身为男人的责任罢了。只可惜你已嫁给别人了,我们已经不可能了。」说到最后,李建河也无奈了歎了口气,仰头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


  林若溪听到李建河的话心中一颤:建河学长果然是爱我的,而且他还相信我会等他,如果不是那次酒吧的意外,如果不是申雅馨从中作梗,也许自己就和建河学长在一起了。林若溪带着醉意问道:「学长你现在还爱我吗?」李建河坚定的说道:「若溪,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如果没有雅馨的话,就算是你结婚了,我也会追求你的。」林若溪听得心中激蕩,自己的丈夫花心多情,除了自己一大堆情人,而且对自己没有一点信任,而李建河一直深爱着自己,而在这种性命相关的时刻仍然愿意相信自己,想到杨辰怀疑的话语和目光,想到对李建河初恋的情感,林若溪忍不住扑到李建河的怀中说道:「学长,谢谢你爱我,谢谢你愿意当我的听众,谢谢……」林若溪说着说着,对上了李建河关爱的目光,忍不住闭上了眼,向李建河吻去。


  而李建河对林若溪的爱慕一直没有变过,此时看到林若溪主动送上红唇,探头吻上了林若溪的樱唇,林若溪柔软的樱唇让李建河仔细的品尝,而林若溪也拼命的吮吸,发出「啧啧」的声音。


  林若溪主动伸出香舌,用为数不多的经验讨好着李建河,而李建河则是用舌头捲起林若溪的香舌来回舔弄,将林若溪口中的流过来的口水全部吃下,又将自己的口水送到林若溪的樱桃小口,林若溪虽然不想吃下男人的口水,但是香舌被李建河死死的吸住,只好无奈的吃下李建河的口水。


  吻了好长一段时间好,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决定用给林辰带绿帽的方式来报複的林若溪主动脱掉了自己的衣服,随着一件件衣服脱离林若溪的身体,林若溪那巧夺天工的玉体出现在李建河的面前,如天鹅般的修长脖颈,怨若刀削的肩头,被黑色蕾丝半罩杯的胸罩仅能包裹不到一半的坚挺酥胸下是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上黑色的蕾丝内裤为中间那诱人的溪谷增加了不少的诱惑,被黑色的裤袜绷的丰满修长的玉腿亭亭玉立,纤纤玉足在高跟凉鞋的前端露出十只如同竹笋般可爱的脚趾。


  当林若溪的手摸到自己的胸罩时,再也下不了手了,她在性这方面每次都是被杨辰被动的索取,脱衣服这些事情,自然有猴急的杨辰代劳,她在报複的心态和醉意的影响下主动脱衣服已经是她最大的限度了。


  李建河看互林若溪那宛如冰雪女神般的玉体,内心一片火热,呼吸也忍不住急促起来,胯下的肉棒更是挺的笔直,被裤子勒得有些难受,当他看到林若溪的犹豫时,他知道,如果自己此时有丝毫的犹豫,别说能不能品尝林若溪的玉体,连能不能得到林若溪的帮助都两说。一但林若溪因为道德和家庭责任反悔,为了保护她自己的秘密,将自己灭口也不是不一定,林若溪在商场上可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甚至可以说背负了不少看不见的血腥和冤魂。


  他上前将林若溪拥入怀中,深情的看着林若溪的眼睛说道:「若溪,我爱你。」然后再次吻住了林若溪的唇,而双手也没有閑着,摸到了林若溪胸罩的肩带,解开之后将碍事的胸罩扔到了一边。


  只见林若溪胸前一对丰满的酥胸被解放出来,半球型的乳房倒扣在林若溪的胸口,两朵娇嫩无比,嫣红玉润的花蕾在玉峰的顶端含苞待放,没有几次性经验的乳头如同没有经曆过任何摧残般,还是一抹浅浅的粉色,诱人无比。


  李建河一手一只的握住这两只丰满的雪峰,原以为可以一手掌握,但林若溪的玉乳在被杨辰破身之后又增大了不少,雪白的凝脂从李建河的指缝中溢出,让手指的侧边都感触到了林若溪玉乳的美好,李建河忍不住将手伸的更长,但却依然无法完全掌握林若溪的玉乳,但手掌却将顶端的嫣红樱桃压进了丰满的乳肉中,让林若溪忍不住一声娇哼。


  林若溪的声音让李建河更加用力的在她的玉乳上肆虐,大力的揉弄林若溪的玉乳,手掌也不段的摩擦林若溪的乳肉,中间那坚挺的樱桃也不停的在李建河的手掌中被压向不同的地方,柔软中带着坚挺的粉嫩樱桃让李建河放弃了对林若溪丰满玉乳的把玩,而是用手指捏住那不知何时坚挺起的粉嫩樱桃,一阵不轻不重的揉捏。


  林若溪只感觉自己的玉乳被李建河把玩,将阵阵电流传到自己的脑海,轻轻呻吟着:「嗯……嗯……啊……呜……嗯……呀……别捏……有点痛……嗯……啊……但……又有点……奇怪……麻麻的……呜……嗯……」李建河则是吻着林若溪修长的脖颈,一路吻到了林若溪的玉乳,亲吻着林若溪的每一寸乳肉,然后含住了一颗嫣红坚挺,珠圆玉润的樱桃,一边吮吸一边用舌头舔弄着乳头上的一颗颗小小的凸起,然后又在另一只玉乳上重複着同样的动作,将两只雪白的玉乳上满布了吻痕和口水,而两只原本粉嫩的樱桃在李建河的含吮下变成了粉红色,上面光泽的水迹表明两颗乳头没有被少含。


  林若溪则是将手搭在李建河的头上呻吟着:「啊……啊……好麻……乳房被……被亲的好……好舒服……呜……乳头被……被吃了……呀……不要吸啊……嗯……呀……舔……舔的好麻……好舒服……」但李建河并没有满足,尤其是林若溪那销魂噬骨的呻吟,更是让李建河用手将林若溪的玉乳往中间挤,将两颗刚刚用嘴含弄过的嫣红玉润,坚挺可爱的粉红樱桃挤在一起,一并含入了口中,吮吸舔弄起来。


  林若溪将李建河的头拼命的往自己胸前的丰满按着,生怕李建河离开自己的胸前,不再玩弄自己的乳头,娇声呻吟着:「啊……啊……嗯……舒服……乳头好……乳头好麻……被……被吸得好舒服……舔……再舔啊……」李建河的衣服不知何时脱下,他胯下的肉棒早就立了起来,他直起身来看着半裸的林若溪,让她坐在了沙发上,分开林若溪被黑丝裤袜包裹的玉腿,摸上了林若溪的私处。


  尽管只是隔着丝袜和内裤,但私处被杨辰之外的男人摸还是第一次,林若溪忍不住夹紧了美腿,连李建河的火热的大手也夹在了裏面。


  李建河感被林若溪的黑丝美腿夹在其中的手感受到中间的火热和丝袜的丝滑,用手指在林若溪的阴道口来回着摩擦着,不时用手掌按住林若溪的私处揉弄,早已动情的林若溪没多久就将黑色黑丝的内裤和黑丝裤袜的裆处打湿,而李建河并没有收手,而是不依不饶的继续在林若溪的私处揉弄,直到手上沾满了林若溪私处的爱液才将手从林若溪夹紧的私处拿出。


  只见李建河的手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水润的光泽,李建河把手拿到林若溪面前说道:「若溪,你的身体很诚实哦。」而林若溪则是不好意思的闭上眼将头扭到了一边,坚决不看李建河手上的东西,虽然经验不多,但她当然知道李建河手上的东西是什幺。


  幸好李建河并没有为难林若溪的意思,他再度将林若溪的黑丝美腿分开,只见林若溪的私处那部分比周围的顔色要深上些许,他当然知道是怎幺回事,低下头来吻着林若溪的黑丝美腿,修长丰满的大腿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吻上去除了丝袜的丝滑感,还有林若溪大腿所特有的弹性,让李建河如同着魔一般不停的亲吻,渐渐的向林若溪的私处吻去。


  林若溪的手无力的按在李建河的头上,无奈的发出一声声长吁短歎:「嗯……啊……哼……呀……不要亲……亲……不要亲大腿裏面……呀……不要……不要亲……不要亲人家那裏……不要……呀……」原来李建河一路向上狂吻,直到嘴唇处传来湿润的丝滑触感,才发觉已经吻到了林若溪的大腿根处,口鼻间嗅到了是从林若溪私处传来的荷尔蒙的味道,尤其是当他看到林若溪的腿心处两边突起的肥厚大阴唇中间的一条缝隙时,那完美的形状让李建河忍不住亲了一下那丰满的鼓包。


  李建河只感觉一种奇异的味道夹带着林若溪的体香从口中传来,亲吻了几下后,感觉不过瘾的李建河伸出舌头,隔着黑丝裤袜和黑色的蕾丝内裤舔了起来,李建河用粗糙的舌面由下向上的舔过被黑丝包裹的阴部,当舌尖到达林若溪的阴核时,舌尖用力顶着阴核,用力的划过中间凹陷的缝隙。


  林若溪的玉腿夹住李建河的头呻吟着:「不要亲……亲那裏……那裏……那裏髒……呀……呜……不要舔……不要舔啊……好奇怪……啊……啊……嗯……不要……」但是林若溪的手却是死死的将李建河的头向自己的阴部按着,生怕李建河离开她的私处。


  李建河不满足于只是隔着两层布为林若溪口咬,他咬住被林若溪的淫水和他的口水打湿的裤袜,扯开了一个洞口,雪白的大腿根部让李建河一阵阵眩目,早就吸饱了淫水的蕾丝内裤变成了半透明,大小阴唇所保护的阴道口在半透明的蕾丝内裤下若隐若现,李建河则是不客气的把碍事的蕾丝内裤弄到一边,林若溪的阴部完全暴露在李建河的面前。


  只见丰满肥厚的阴阜上方长满了浓密的小草,丰满厚实、光泽红润的两片大阴唇将两片粉红薄嫩、娇弱水润的小阴唇夹在中央,粉色的幽深花径正上方是不知何时探出头的阴核,如同一枚粉红的珍珠镶嵌在上面,闪动着淫靡的光泽。


  李建河伸出舌头再次划过林若溪的阴部,粗糙的舌面扫过大小阴唇,舌头甚至顶到了花径口上,然后到达顶端的阴核,用舌尖用力的顶住阴核一阵欲仙欲死的舔弄,然后又从阴核向下舔去,再次划过大小阴唇,林若溪只感觉李建河的每次舔过,都仿佛舔到了自己的心裏,情不自己的发出难仰的娇吟:「啊……啊……啊……呀……呜……嗯……好舒服……舔得……舔得……好舒服啊……不要停……呀……啊……舌头好会舔……啊……啊……」李建河则是看到林若溪花径中不断流出的淫水,在舔弄的同时将一只手指插进了林若溪的花径,紧窄温热的花径第一时间就将入侵的手指包围,柔嫩湿滑的花径内壁仿佛有生命般夹着李建河的手指蠕动着,李建河一边用手指在林若溪的花径中抽插,嘴上也不忘记舔弄林若溪的阴核。


  随着林若溪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花径中的淫水也越来越多,李建河此时满手都是,将中指也一并插入了林若溪的花径,林若溪「啊」的一声娇吟,分开的玉腿再度合并,却被李建河强行分开,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更加快速的在林若溪的花径中抽插,让林若溪娇吟不止:「呀……啊……嗯……两根手指……更舒服……好充实……也好……好深啊……啊……呀……舔得也……很棒……啊……啊……」李建河将林若溪的玉腿分开,一只手继续在林若溪的花径中来回抽送,另一只手则是捏住了林若溪的阴核,轻揉慢捏起来。


  林若溪的阴核对这种揉捏其极敏感,上次被顾德曼迷姦就是因为被顾德曼按着阴核强行打开了子宫并注射了大量的白浊精液,此时被李建河拿住要害,忍不住想要夹住玉腿,却被你建河用胳膊挡住,手上的动作更是加快加重了很多,让林若溪娇吟连连:「呀……不要……不要捏那……捏那裏啊……人家……人家会……会受不了……会受不了啊……不要再……再动了……好酸……好麻……不要啊……呀……有什幺……东西要……要出来了……啊……啊……呜……呀……呀!


  ——」只听林若溪一声尖啸般的呼声,浑身痉挛起来,坐在沙发上的玉臀猛然擡起,脱离了李建河的掌控,两边闪动着水润的光泽的大小阴唇更是不断的张合,如同缺氧般的呼吸似的,然后挺起的身体猛然一僵,从幽深的花径中猛的喷出一股短黏稠的透明液体,随后无力的坐倒在沙发上剧烈的喘息起来……


【完】